首页 > 高考作文 > 正文

养鬼日记3_高二日记_高中作文zn-184

2020-06-08 01:05:16  来源:http://www.mjnaidu.com  编辑:admin

养鬼日记3_高二日记_高中作文 学生们吃过饭,高一的五十几名同学被带到了学校的一个大会议室里。那位核桃脑袋的施校长开始讲话了,“高一的同学们,恭喜你们来到了推磨坊中学学习,在推磨坊中学中,我们不只教会你们如何考上理想的大学,还将教给你们一些一辈子可以使用的东西,让你们一辈子受益。”施校长停了一下,端起杯子,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绿色液体,继续说下去,“我常常听到一些人抱怨我们学校的赞助费太贵,要我说,我们学校的赞助费真的不费。一个考不上高中的孩子,要想上一所普通的高中也得交上三万到六万的赞助费,可那些普通的高中不过教你们一些数理化语文外语之类的东西,拚命三年不过为了参加一下高考,以后那些东西还有多少用处呢?我教给你们的是一种技能,一种能应付社会各种变化的技术,它不仅能便你们顺利通过高考,还能使你们顺利通过考研,还能使你们在今后的工作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。……” 接着施校长又说了些什么,我全然没有听进去,我想世界上没有比这位校长更能吹牛的了,就算是北京最好的中学,北京四中的校长,恐怕也不敢夸这样的口吧。 施校长的讲话终于结束了,五十几个人分成了二个班,还好我和辰子还在同一个班,我们一齐来到了教室。 课桌上已经放上了几本书和一张课表,我没有急于去翻书,却拿起了课表,每天上午都是四节课,两节养鬼,两节英语,下午全是选修课,没有一节数学、语文之类的,又全是外语,有西班牙语、法语、日语、德语、阿拉伯语,选修课程一直安排到了晚上。 “辰子,你看这课表……”这时我才发现辰子和周围的同学也都拿着课表,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。 “同学们安静,上课了。”一个女人嘶哑的声音又打断了我的思路,“今天你们来到这所学校,这不是一所一般的中学,这所中学在你们看来有着非常奇怪的课程,‘养鬼课’。”嘶哑的声音停了,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大家。干扁的脸上露着一丝让人难以着磨的微笑。大大的眼睛如同两个深洞一样,小眼球镶在里来,露着一丝幽光,让人感觉这眼睛是那样的深不可测。 “推磨坊中学”不知怎的我又想起了这个学校的名字,似乎我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学校叫“推磨坊中学”,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,也就是说你把十万元钱交给了学校,学校会叫鬼来实现你的愿望的,“推磨坊”正是这个意思呀。 我胡乱的想着,早已无心听那女人嘶哑的声音,也许那女人深渊的双眼能看透一切吧,她走到了我的面前,用手重重的敲了一下我的课桌。大声吼道:“想什么呢?” 这动作这吼声和原来学校的老师也无甚差别,但还是把我吓了一跳,我荒忙的答道: “没,没,没想什么。” 那女人转过身去,又踱回了讲台,继续着她的课程,“养鬼课,有养鬼课的规矩。你们必须先发誓永远不把养鬼课的事情讲给校外人听,包括你们的父母。如果违反了规矩,就让你们立刻暴死,永做鬼奴不能超生。”她停了一下又扫视了一下全班,“现在开始吧,你们一个一个的发誓。” 全班的同学都惊呆了,无以事从,不知该如何是好,没有一个人说话,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女人干扁的面孔。那女人看着全班同学,似乎目前的状况她早有准备,她用手指了一下*门的一组,从第一组第一个开始,发誓吧。 第一组第一个是一个娇小的女生,她看着那老师,更不知如何是好,呆了好几分钟,才慢慢的举起了手,低声的说道:“我发誓永远不把养鬼之事向校外人提起,包括我的父母,如果我违反了誓言,让我立即暴死,永为鬼奴,不得超生。……” 我脑子里乱极了,一时间我真的搞不清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,从小学到初中虽然各门功课都没学好,可老师、父母都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神的,这种思想在我脑中可是根深蒂固的。可要说没有鬼吧,这学校是怎么回事?冷寒没有鬼相助会考上复旦吗?还有这老师干嘛又是这般的认真呢? “你,发誓。”那嘶哑的吼声又在我身边响起,我不得以的举起了手,重复着同学们说过的话,最后说道:“发誓人皮强”。那女人才转过身去,嘴里嘀咕着“难怪是差等生,上课总走神。”她踱回到了讲台上。继续监督着同学信继续发誓。 半节课过去了,总算全班都发了誓。那干扁脸老师才又开始讲课。“现在我们讲一讲为什么要学养鬼。”她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上了大大的两个字,“养鬼”。然后又转向了我们,“养鬼的目的是为了用鬼,让鬼来帮我们做事情,你们想考上理想的大学,又学不会那样枯燥的数、理、化。那么就让鬼替你去考吧,没人会知道的,坐在考场的是你,答卷的却是你所养的鬼。” 也许是说累了,她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什么又继续说下去,“鬼,自然是死去的人,死去的人里面有很多很有才的人,他们的才华如果随着他们的死去而被埋葬,岂不可惜,所以在几千年以前,就人有发明了养鬼。可养鬼并不一件容易的事情,几千年来,我们那些养鬼的前辈们,不断的摸索,研究,终于于二百多年前写出了这本养鬼的书。这样才使这门古老的技术得以以教学的方式继续传下去。……” 下课铃终于响了起来,那干扁女人收起了她的嘶哑嗓声,又喝了一口杯子里的东西,走下了讲台,向门外走去,刚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,“忘了告诉你们,我姓甘,以后叫我甘老师好了。下节还是我的课,一会见。”说完大步的离开了教室。 我急急的走到辰子身边,“辰子,你说这样的学校,我们怎么办?” 辰子看了我一眼,“十万块钱都给了他们了,我们还发了那毒誓,这会儿还能有什么办法,他们讲什么,我们学什么就是了。” “毒誓,狗屁!”我向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,“呸呀!我从来都不信什么鬼呀神呀的。这种课说透了就是蒙钱,骗人吧了。” 辰子摇了摇头,“不一定吧,你想想冷寒,如果没有鬼神相助她别说考上复旦,就是考上大学、大专也是不可能的事。鬼这东西,你没见过,我没见过,但不等于不存在。所以这养鬼课还正好是我最有兴趣的东西。” 我摇了摇头,觉得辰子是那样让我难以理解,从小学到中学的同班同学,一起在同一个教室里学习生活了九年的同班同学,现在让我觉得陌生。但不管我怎么不愿意,不管我怎样不相信那些誓言,但我毕竟相信,父亲的十万块钱给了这个学校,我不能离开这个学校,不管这个学校将教我一些什么知识,也许他们教给我的根本就是一些伪科学,但我也必须学下去,我现在不能回去,不能回去听父亲的唉叹,不能看母亲的眼泪。也许三年以后,我仍必须听父亲的唉叹,看母亲的眼泪,但那是三年以后的事,过一时说一时吧。 上课的铃又响了起来,干扁脸的女人又走进了教室。他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子,袋子里装满了一些眼镜。我心里真的很奇怪,她拿这些眼镜做什么?她把眼镜放到讲台桌上开始了正题,“在宇宙空间里神、人、鬼是共存的。神的魔力最大,他可以看到人和鬼。而且如果他愿意的话,也可以帮助人和鬼或者着弄人和鬼,当然无论是帮助或者是着弄人和鬼,在神界都不是允许的,也是犯了神界的大忌,发生这样的事情会使一个神失去他的神位而沦落为鬼。” 这回我真的没走神,两只眼睛,紧紧的盯着那张干扁脸,尽管我不相信神鬼之说,但我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个神秘的话题。 嘶哑嗓音继续着:“这样鬼的来源就有了两种,一种鬼是人死后变成了鬼,一种鬼是神沦落成为的鬼,这两种鬼相比较神变成的鬼要比人变成的鬼有更高的法术。” 她话题一转,“再说我们人吧,人是没的丝毫法术的。人看不见神,也看不见鬼,人只能按步就般的生活在有形的世界中。而神和鬼是属于无形世界的,当然人就看不见了。”她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杯中的液体,环视着大家,“现在请大家说说,你们谁见过鬼。” 突然有一个男生站了起来,“甘老师,我虽没看见过鬼是什么样子的,但也见过闹鬼。” “好,说下去,你见过什么闹鬼的事。”甘老师那干扁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。 那男生继续说道:“那年在我奶奶家,奶奶家的邻居一位大婶,突然病了,又哭又叫,还打自己的脸,揪自己的头发,大人们都说那大婶得了撞客。我问奶奶什么是撞客,奶奶说撞客就是鬼缠身了。那大婶闹腾了一天突然就躺在地上不动了。又过了一天才慢慢的好了,人们问她是怎么回事,可她就象把那段记忆丢失了一样,什么也不知道,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得撞客以前。” 男生说完了坐了下来,甘老师又继续了,“得撞客是一种被鬼缠住的病,但为什么撞客并不是常见病呢?那是因为人身上有一种无形的保护层,人自己是看不到这种保护层的,而鬼却能看到,鬼对这保护层很是无奈,他们无法进入人体缠住人。只有那些体弱的人,他们的保护层也变得弱了,鬼才有了机会进入他们身体,缠住他们。” 撞客虽然我也见过,也听别人说过是鬼缠身,但我却从来都没相信过,当然依我的知识,我也是解释不了撞客这种怪病的。只好听着那张干扁脸继续摆弄下去。 “我们学习养鬼,就是为了使我们能和鬼有一个很好的沟通,让鬼听令于我们,然后我们再去掉身上的保护层,让鬼能进入到我们身体内……。” 听到这些许多同学都倒息了一口冷气,有人轻声说道:“妈呀,真可怕,让鬼进到身体理来。” 甘老师看着同学紧张的样子,干扁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“同学们,不要害怕,我们自己养的鬼,进入我们的身体当然不是为了害我们得撞客,而是要帮助我们,完成我们希望完成的事情。”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:“比如说,你想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,那么你就养一个刚刚进入大学,就不幸死掉的优等生。他凭着他记忆中的知识会助你成功的。再比如说再,你已经工作了,你想得到你上司的赏识,你就可以养你个狡猾的鬼,让他替你去打探上司的心思。他还会告诉你,你该如何做才能引起你上司的注意,得到上司的赏识。 有了这些鬼的帮助,你会在生活中一切顺利的。” 她看了一下表,小声的嘀咕道:“时间又不多了。”然后又抬起头来,“今天第一次上养鬼课,养鬼的重要性,我已经讲的很清楚了,现在应该让你们接触一下鬼了。当然我还没教你们任何法术,要接触鬼,就必须借助一些神奇的东西。”她指了一下桌上的眼镜,“这种眼镜叫虚幻镜,它能帮助你们看到无形世界的东西。现在同学们上前来,每人拿一副眼镜去。 这样神奇的东西,恐怕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说,同学们一拥而上的取了眼镜又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。 “带上眼镜,看看你们看到了什么?” 我的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,我就不信,就凭这破眼镜,能看到什么无形世界的东西。尽管心里这样想着。还是不由自主的把眼镜带到了眼睛上。不知怎的,我真的看到了许多半透明的影子在教室里晃来晃去,他们可以从墙上穿梭。是幻觉,一定是幻觉,不会有鬼的,我不相信有鬼。心里这样想着,突然后背一阵发冷,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有一双冷眼在我的背后正在紧紧的盯着我,我全身一颤,回过头去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的半透明的影子,她是我的小姑姑,她虽然只是个影子,但我还是感到了她的眼里冒着寒光,气愤的看着我。嘴巴一张一合的向是在对我说着什么,可能是因为我根本不懂养鬼术,所以我无法听见她在说什么。 小姑姑是父亲家族里最有出息的,她是家族的骄傲,家族里唯一的大学生,她毕业于外国语大学。可是太不幸了,去年她死了,病死了。 “摘下你们的眼镜吧。”嘶哑的声音向我们发出了命令。恰好我不想再去感受小姑姑那冰冷的眼神。便随手摘下了眼镜。 “告诉我,你们都看到了什么。从第一组第一个来讲。” 又是那个娇小的女生,她显出很害怕的样子,“我,我,我看见了一些半透明的人,从墙里穿来穿去的。” 接下来的同学与那娇小的女生的回答都是差不多的,又到我了,我答道:“我看到了我小姑姑,她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,我感到她的眼睛里冒着寒光,她的眼神使我很不舒服……。” “你小姑姑?”甘老师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“皮强!” “噢,小皮的侄子,你姑姑死于去年的月日,对不对?”不容我回答,她继续说道:“你姑姑的英文非常棒,如果随着她的死把他的才华也埋没了就太可惜了,所以我们校长请她来到了这里,现在她是高三的英文老师。” 也许,也许真的有鬼吧,否则这甘老师怎么会对我姑姑的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?